印象最深的一场球。2006年欧冠决赛夜,广州的枪手球迷约在北京路附近一个KTV看直播,我正好坐22路可以到。我有两件正版阿森纳,一件是2001胸口印Dreamcast,一件是2003胸口印O2,我穿着Dreamcast去的。当时有个枪手论坛,总上去逛,估计是在上面加了个枪迷广州群,QQ群。群活动我好像参加过两次,一次在岗顶聚餐,一次决赛看球。群里人多,只记住了两个名字,一个mary姐,一个太子,那夜之后也都没见过。那年枪手运势好,一路干脆利落干皇马尤文,半决赛次回合莱曼在情歌绝扑里克尔梅,搞得我半夜五更在宿舍阳台怒吼泄欢。不过打巴萨真没底,毕竟人有小罗。莱曼开场即被罚下后,挺绝望的,还有80分钟怎么熬。10打11,坎贝尔头球破门的时候我觉得我疯了,K房里所有人都疯了。我看球史上真没有过那么疯狂的一刻(后来买球偶尔遇到绝杀中波胆不算)。我踩在沙发上疯跳,沙发竟然没烂,说明那K房质量还行。枪手踢得比巴萨好,巴萨担不上梦二的名头。后来的事都知道,巴黎下雨,80分钟后被反超。散场后的一幕我记得太清楚:电梯下楼,电梯里没人说话安静得尴尬,电梯半天不动,所以尴尬持续了很久,后来有人反应过来,是忘按电梯按钮了。下楼后,天也快亮了,我们合了个影,照片一时找不到,那台多年前的组装机里的老硬盘似乎还没坏,里面应该有。我肯定还是坐了22路早班车回学校,毕竟没钱打车,广卫路到华工挺远的。当时没想到自己读个化工专业能阴差阳错做了足球记者。后来走六大洲现场采访过很多大赛,感受过更大震撼,但再无北京路K房巴黎雨夜里那种情真意切,原因简单:球迷的足球比记者的足球更纯粹。时隔多年,说什么好呢。22路车已经没有了,枪手还在。

22路,消失了有一段时间的经典公交线路了,现在被走向大致相同的230代替了。

兵工厂依然是那个兵工厂,几代枪手们在此来来往往。曾拥有过大帝驰骋的身影,博格坎普是海布里的精灵。优雅的骑士仍在擦拭铠甲,红发的海盗已经蓄势待发。那老者坐中军帐不怒自威,北伦敦闪耀着金色的圣杯。

14年开始看枪手,那时候刚上高中吧,看球晚。起初只是被教授的个人魅力所吸引,一开始甚至不知道阿森纳是一家豪门俱乐部。逐渐了解了这家俱乐部才知道它也曾有过不败夺冠的辉煌,有着欧冠决赛的遗憾,场下也有着数不清的爱恨情仇。最让我感动的是师徒间真挚的情感。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子离开,教授不得不忍痛割爱,放开手让他们去追逐自己的梦想。随着一批老臣的离开,一些年轻的球员逐渐扛起了队内的大梁。温格还是一如既往地信任他们,对他们寄予厚望。其中阿隆拉姆塞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他虽然算不上是最出色的球员。但他总是在场上跑啊跑,用自己的努力去回馈教授对他的信任。他的那种信念也支撑着我不知疲倦地在足球场上挥洒着我的汗水以表达自己对足球的一份热爱。四年高中生活已过,转眼间已经是个大二学子了。这段时间内,替补奇兵吉鲁走了,连功勋主帅温格都放下了教鞭,最喜欢的球员被白白放走,心里虽然不舍,也只能默默祝好。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他们这么多年的陪伴,带给了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真心希望枪手能够早日崛起。不管你是辉煌还是没落,永远有我们陪伴着你。一日枪手,终生枪手。COYG.

98年到现在从初中到两个孩子的爹没变的是周末喝点啤酒看着厂子的比赛赢了还是会激动 输了也会吐槽几句阿森纳加油!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